暖醫風采

首頁 > 暖醫風采

【暖醫風采】劉書馨:心懷慈悲才是醫者胸懷

     爲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爲實現中國夢夯實健康基礎,在大連市中心醫院,有這樣一群白衣天使在無影燈下默默奮鬥:他們耐心專注,用仁愛之心澆鑄醫學事業;他們锲而不舍,用精誠之至傳承匠人精神;他們馳而不息,用精湛醫術爲人民群衆提供全生命周期的衛生與健康服務。他們時時考慮病人的利益,他們細致撫慰受傷的靈魂,他們是百姓健康的“守門人”,他們是患者最值得信賴和尊敬的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暖醫。

     上午門診爲30名病人看診,隨後趕回住著40名病患的病房,指導年輕醫師的診療難點疑點,然後趕去病理室看昨天已經做好的腎髒穿刺片子,再然後下午還有新的穿刺病人在等待……作爲腎內科腎髒病理亞專科負責人,劉書馨的“檔期”幾乎天天如此。繁重的工作壓力下,是什麽在支撐一個醫生堅持?“慈悲之心”,這四個字似乎早已深埋在劉書馨的內心,她堅定的說,醫生一定要有慈悲之心,那是對生命的敬畏,也是支撐自己堅定信念、不忘初心的力量。即便不是所有的付出都能得到期待的回應,尤其在醫患之間,但醫生是一個充滿“善”的職業,從醫之路需要用心去愛人,用愛去溫暖人,用執著去慰藉人。心懷慈悲是醫者畢生的修行,這不僅是一種心境,更是一種胸懷。

只有懂得 才能給予患者想要的慰藉

     張愛玲曾說:因爲懂得,所以慈悲。只有懂得患者的疾苦,才能施與最好的慰藉。因爲患者不僅需要治愈,還需要從醫生那裏得到精神上的尊重、心理上的關懷。劉書馨曾是301醫院腎髒病理科學習的唯一一個“外院”醫生,經過努力她將腎髒穿刺活檢、病理制片、病理診斷等先進技術帶回了大連市中心醫院,帶給了大連百姓。但多年的從醫經驗讓她明白,一名好的醫生在占領技術至高點的同時,不能失去人文至高點,因爲醫學技術再先進,也彌補不了人文關懷的缺失。

     醫院裏有著形形色色的人,有不顧其他只想得到最佳治療的,也不乏想治病卻又受經濟條件約束的。所以醫生不能一門心思去治病,而是要設身處地的去考慮和理解患者,並盡可能的幫助他們。劉書馨感歎,“當患者將畢生積蓄用來醫治時,醫生都應當給出在患者能力範圍內的最佳治療方案。比如我們腎內科,我一般會先建議患者行普通透析,多透析幾次後觀察情況。而不會要求他嘗試負擔更重而效果不確定的治療。當把這些與患者解釋清楚後,他的壓力和恐懼會隨之減少,就會將更多的精力專注在好好治病上。”

     有時是治愈,常常是幫助,總是去安慰”,是一名醫者的擔當,更是醫者發自內心的仁愛。

尊重患者和家屬的每一個選擇

     有人說,在人的感官中最後失去的是聽覺。也就是說,一個躺在病床昏迷不醒的患者,能夠感受到來自外界的呼喚和鼓勵。腎內科的透析患者在經過十幾甚至幾十年的透析後,常伴有心腦血管病、消化系統疾病等,就好像生命在慢慢的被吞噬,最終還是要面對腎病終末期。每每面對這樣的患者,劉書馨總是不停地鼓勵“堅持住,會好起來的。”即便是處于昏迷的患者,她還是會一次又一次的鼓勵,因爲在她看來,醫學的有限讓很多疾病仍無法得到治愈,但情感的撫慰,卻可以讓大多數患者更好地生存或者平和地離去。

     面對正在承受痛苦的病人,家屬往往也面臨兩難的選擇:積極治療有一定的治愈幾率,但也有並發症的風險和相關的病痛折磨;保守治療能給與患者當下更好的生活質量,卻往往是以透支未來的希望爲代價。劉書馨表示,這不是單純的醫療問題,需要爲患者進行綜合性的考慮,如經濟、家庭等因素。醫生能做的是要盡可能把一切解釋給患者和家屬,然後尊重他們的一切選擇。

     醫療技術再發達,也有醫生解決不了的問題和跨越不了的鴻溝,醫生也是凡人,能做的就是在有限的能力範圍內發揮著無限的力量。

每一件小事都是爲了行患者之便

     不斷精進醫療技術,勇于創新突破,是醫生對患者義不容辭的責任。在大連市中心醫院的腎內科,不僅可以看到專家刻苦的鑽研求索,也常常感受的到來自醫療之外的特殊關懷與服務。

     大連市中心醫院腎內科的年門診量達30000人次,病房年收治病人可達2500余人次,血透中心維持性血液透析病人730余人,年透析量高達10萬余人次。與普通門診和住院患者不同,維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必須定時到醫院接受治療,有相當一部分患者有多種合並症如高血壓、糖尿病、貧血等,還有一部分老年患者需要陪護。面對如此巨大的患者量,腎內科仍然常年堅持爲患者提供力所能及最體貼周到的人性化服務,並且一直深受患者稱贊。醫院爲每位透析患者及家屬提供免費車輛接送服務。患者進入大廳,就能看到當日當次所有患者的床位安排,生活不能自理的有護理員陪護,休息區提供更衣櫃、拖鞋、微波爐等,透析中心長期爲血液透析患者免費提供間食。有多種形式定期對患者和家屬進行腎髒病知識宣教,對情緒低沉的患者給予耐心細致的心理護理,以便更好配合醫生治療……這些看似平凡的小事,每一樁、每一件,由于常年的堅持都變成了一種無形的偉大。劉書馨說,“這些事雖然看起來不大,但是要把每一個細節都把握好,保證每一個環節都不疏漏,其實真心很難很難。但是能讓患者方便的,我們就會全力以赴,這是醫生的擔當,也是醫者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