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醫風采

首頁 > 暖醫風采

【暖醫風采】鄭曉群:不僅治“病”更要治“病人”

     爲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爲實現中國夢夯實健康基礎,在大連市中心醫院,有這樣一群白衣天使在無影燈下默默奮鬥:他們耐心專注,用仁愛之心澆鑄醫學事業;他們锲而不舍,用精誠之至傳承匠人精神;他們馳而不息,用精湛醫術爲人民群衆提供全生命周期的衛生與健康服務。他們時時考慮病人的利益,他們細致撫慰受傷的靈魂,他們是百姓健康的“守門人”,他們是患者最值得信賴和尊敬的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暖醫

     原來醫生在做冠心病介入手術時,必須要穿上厚厚的防護用具:不僅有鉛衣鉛帽,還有鉛圍脖、鉛三角褲和鉛眼鏡呢!筆者也是第一次知道,這些用具一套加起來,總計居然會重達30斤。與鄭曉群主任的第一次會面就是看到他身穿30多斤的負重自如穿梭在心髒導管室的醫生中。會面被安排在導管室,是因爲鄭主任日程安排太滿實在沒有時間接受采訪,又擔心接受采訪會影響、耽誤當日手術患者進程,所以定在他平日最忙碌的地方,可以抽空進行。耐心等待鄭主任時,不止一位醫護人員會突然走來對筆者客氣地說:“麻煩您好好采訪我們主任,他爲患者做了太多、他對患者實在是太好了……”還未謀面,我便對這些辛苦的、可愛的醫生們心生敬意!不一會兒,一臉嚴肅的鄭曉群走過來,似乎他還沉浸在對剛剛那台手術的思考中,但舉止談吐文質彬彬,又很淡然,絕對是博士、教授、大家風範。當年從華西醫科大學畢業後,鄭曉群一腔熱血的投入到了這個神聖的職業中,無論環境怎樣瞬息萬變,這27年來他始終都無怨無悔、默默耕耘,這份赤誠與熱愛將會伴隨他在醫療事業中越走越遠、曆久彌堅。

回歸人文 醫學才有了溫度

     世界上很多東西都可以交易,惟獨生命除外,所以生命才格外讓人敬畏。在技術還不發達的過去,醫患之間的故事多是和睦融洽,因爲信任和理解那麽自然的存在著。如今,許多不治之症得到突破,患者的生命質量也因技術的進步而逐漸提升,但醫患之間卻失去了曾經的默契。

     在陌生而又嘈雜的醫院裏,本就焦急的患者會有更大的心理負擔,情緒和行爲有時更是難以控制。醫生看的是病還是人?鄭曉群堅定的說是人,不是病。曾幾何時,醫患之間一度停留在疾病與治療的層面,醫生僅僅關系患者的疾病,專注在治療疾病上,卻忽視了面前是個完整個體的人。鄭曉群說“醫學必須要回歸人文,因爲它不僅僅只是裝在瓶子裏的藥,更是一種以心靈溫暖心靈的科學”。他帶領心血管內四科建立起“雙心模式”,臨床醫生不但是單純的治好某種軀體疾病,而是以“心髒血管”爲軸心,盡可能全面、綜合、系統的解決患者的痛苦,讓患者軀體疾病得到解決,心身都得到撫慰,進而改善醫患之間不知何時被對立起來的關系。

     這種“雙心”的概念,在心內四科的醫務人員當中,已經成爲一種無需他人提醒的自覺,及一種內化于心的習慣!

好的溝通 帶給患者希望和信心

     曾有一位患者,在輾轉多家醫院治療後,來到了中心醫院心內科。患者患有擴張性心髒病晚期,伴心衰四度症狀。到院初期,患者情緒緊張、急躁不安,鄭曉群說,疾病本身造成的不適一定會帶來心理上的焦急,作爲醫生要努力讓患者心情平靜,全心全意接受治療。當他和患者反複溝通、講解後,患者竟然驚訝地表示“這個病還有希望呀”。同樣詫異的還有鄭曉群和科室裏的醫生,患者居然從來沒有進行過正規的、系統性的治療,反而得到的都是疾病多麽嚴重,愈後多麽差的信息,卻從來沒有一個醫生告訴過他如果堅持吃藥治療,相當一段時間內會控制的很好,甚至會回到正常臨床治愈狀態。這樣錯誤的溝通,可差點讓一個人放棄了生命的希望呀!自此之後,患者的心態好了很多,積極配合治療,一年的時間便有了明顯的效果。

     患者能理解醫生提供的治療方案之間的優勢和劣勢,從中選擇和決定,並且嚴格遵從,是治療獲得成功的前提條件。所以,鄭曉群常常做的事,就是用盡量通俗易懂的方法,把複雜的心髒病情況及治療方案“翻譯”給患者聽,鼓勵患者,讓患者重燃起繼續治療的勇氣。“醫生是否真心關心病人,他們是體會得到的。” 鄭曉群說。“如果能治愈,那就努力去治愈;如果治愈不了,那就盡力緩解病情、減輕患者的痛苦;如果你什麽都不能做,那也要讓患者感覺到我們已經懷著對生命的尊重與敬畏盡力幫助他們了。”這是心血管內四科每位醫生都知道的,鄭主任常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

醫療技術是醫生的根本

     鄭曉群是患者心中的好醫生,用過硬技術爲冠心病患者撐起一片天。他致力于冠心病介入治療的推廣,承擔著全院五成以上的急性心肌梗死患者介入治療工作量。同時,鄭曉群帶領科室積極開展各種慢性病如慢性心衰的規範化治療。慢性心衰很難治好,所以很多醫院都不願意治療,但鄭曉群始終認爲,要爲患者提供高質量的救治,也要提供全面的救治,總是要讓患者有處可醫。爲了提高患者的健康素養,鄭曉群堅持常年開展患者科普教育,建立了獨具特色的管理、隨訪系統。

     鄭曉群是學生眼中的好老師,用甘爲人梯的精神擔起了傳幫帶的重任。他開展了冠脈血管內超聲等新技術,在遼南地區有著廣泛的影響力。在鄭曉群看來,醫學不是純科學,是經驗醫學。當年,他正是受益于“傳幫帶”,如今他也要將這種精神傳承下去,因爲醫學要有延續,培養後來者也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作爲一名操作型的醫生,水平越高時就越應該懂得約束,不能只在乎手術能做,而忽略了能爲患者帶來什麽。行醫多年,鄭曉群對此感觸頗深,他一直告誡自己,一名醫生應該具有技術本身所匹配的道德約束,那就是對患者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