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醫風采

首頁 > 暖醫風采

【暖醫風采】紀穎:做有溫度的“急”者

     爲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爲實現中國夢夯實健康基礎,在大連市中心醫院,有這樣一群白衣天使在無影燈下默默奮鬥:他們耐心專注,用仁愛之心澆鑄醫學事業;他們锲而不舍,用精誠之至傳承匠人精神;他們馳而不息,用精湛醫術爲人民群衆提供全生命周期的衛生與健康服務。他們時時考慮病人的利益,他們細致撫慰受傷的靈魂,他們是百姓健康的“守門人”,他們是患者最值得信賴和尊敬的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暖醫。

     一身墨綠、工作快、說話快、走路快、忙碌的身影穿梭在急診各診室之間,這就是大連市中心醫院急診科再普通不過的一幕,他們是“三快”的一群“急”者醫生。我穿過神情凝重的人群,在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找到了急診科副主任。一頭幹淨利索的短發,滿目開朗樂觀的笑容,眼前這位自信低調的女醫生完全取代了那個我想象中嚴肅的男主任。她就是紀穎,在急診科一幹就是13年,13年讓她有足夠高超的技術去支撐起挽救生命的重任,13年讓她有足夠深科的感悟來面對這裏的人生百態,13年讓她有足夠強大的內心力量,一次次地與死神挑戰,讓無數人在她與團隊的拼盡全力幫助下轉危爲安。如今,她從一名優秀的醫生成長爲勇挑重擔的科室主任,但始終都不曾忘記告誡自己要做一名有溫度的“急”者醫生,因爲在紀穎看來,醫學應該是有溫度的,醫生在溫暖患者的同時也溫暖了自己。

哪怕沒有希望 也再堅持一會

     偌大的急診科,是醫院最忙碌、最緊張、最考驗醫生水平的地方之一。這裏每天都有死神的盤旋,試圖奪走那些羸弱的生命,急診科醫生日夜與病魔鬥爭、與生死博弈。

     搶救患者早已是急診科的“家常便飯”。搶救大多是突發性事件,每個來到急診科的患者都認爲自己是最急的,但醫生應該對患者和家屬有正確的指引作用。紀穎說:“作爲一名急診科的醫生,應該具備甄別患者急危重症程度及對病情發展預判的能力。並且懂得與患者家屬溝通。”她是這麽說的,也是這麽做的。

     面對昏迷不醒的患者,紀穎總是說:“再救救看,只要還有生命迹象,就一定要試一下”,因爲她知道自己的發出的每一次指令,做出的每一次動作,都是生與死的較量。也正因如此,不知道有多少病人因爲這句話的堅持才有了活下去的機會。然而,幸運不會眷顧所有人,其實,許多患者在被送往醫院的路上就已經沒有了生命體征,但作爲科主任,紀穎多次指揮了這樣的“延時搶救”。她告訴筆者,死者雖已逝,但“延時搶救”撫慰了許多生者的心傷。

     在生命最艱難的時刻遇到一位“有溫度的醫生”,對患者來說是多麽的重要啊。

有心之爲 才能成暖心之事

     有一次在街上,一位患者追了紀穎好久,高聲喊著她的名字連聲道著謝。簡短交談後,紀穎才回憶起這是她接診過的很普通的一位患者。當時紀穎遇到一位腹痛患者,仔細查體後,一再叮囑患者有闌尾炎的可能最好留院觀察,因爲腹痛據闌尾炎真正發作起來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窗口期。紀穎交接班時還特意把患者情況交待給了其他醫生。夜裏,患者闌尾炎症狀加重發作起來連夜做了急診手術。“多虧了遇到您”患者激動不已,“應該的,其他醫生也都會這樣”紀穎習以爲常。在紀穎收到的短信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陌生號碼發來的,有患者、有家屬,身份各異,但發短信的初衷卻都差不多——感謝紀醫生。

     詢問、記錄、檢查、囑咐,這是急診室最基本的工作節奏,然而每一步紀穎都不曾懈怠。夜班時的她從未合過眼,默默陪伴在患者床邊,觀察著每一絲變化,因爲患者任何一點異常都可能預示著危險。就這樣,她嚴苛曆練自己,用心陪伴患者,在無數個日夜後,紀穎的技術不僅有了很大的提升,更溫暖了無數患者。

     于患者而言,醫者的用心陪伴就是最溫暖的守護。這守護足以安心,足以讓自己強大。

把溫暖也帶給同事間

     急診科與醫院裏的其他地方不同,這裏氣氛緊張,患者和家屬情緒更爲激動。早已身經百戰紀穎說:“在急診科幹了這麽些年,早都看透、想明白很多事,內心變得很強大。但年輕的醫生和護士不行,他們在受盡委屈和無奈時,總是需要被安慰的。”于是,紀穎就擔當起了安慰同事的角色,成了同事們心目中的“加油站”。

     市中心醫院急診科擁有急診ICU、急診內科病房和急診門診三位一體的急救體系,不僅具備硬件上的優勢,在醫務人員的培養上也卓有成效。盡管如此,團隊始終要前行,需要一種追趕的力量在層層推動。因此,成爲科主任的紀穎,又多了一份思考和責任,就是如何幫助年輕醫生迅速成長,用臨床實際工作領悟核心制度,用制度規範治療。在紀穎看來,只有不斷學習,才能跟上形勢;只有長期堅持,才能有所收獲。在日積月累的潛移默化中,紀穎用行動影響著其他人。

     在患者眼中,紀穎是一位好醫生,在同事眼中,她更是一名值得尊敬與學習的師長。和死神賽跑的紀穎,從不會停下爲患者、爲同事奔跑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