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醫風采

首頁 > 暖醫風采

尹立傑:所有人都需要人文精神的滋養






 

     爲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爲實現中國夢夯實健康基礎,在大連市中心醫院,有這樣一群白衣天使在無影燈下默默奮鬥:他們耐心專注,用仁愛之心澆鑄醫學事業;他們锲而不舍,用精誠之至傳承匠人精神;他們馳而不息,用精湛醫術爲人民群衆提供全生命周期的衛生與健康服務。他們時時考慮病人的利益,他們細致撫慰受傷的靈魂,他們是百姓健康的“守門人”,他們是患者最值得信賴和尊敬的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暖醫”。

杜邁 鄒霞

     走進大連市中心醫院放射治療科,溫馨的環境設施、貼心的人文布置和細致的暖心服務,讓筆者一下子有些穿越,這還是那個治療腫瘤的地方嗎?浸在鼻尖的淡淡花香味道,讓之前我們對于腫瘤的天然隔離與恐懼一下子就變得朦胧恍惚了。到了這裏才知道,原來一些肺癌、腸癌、肝癌和骨轉移癌等腫瘤通過放射治療,都有可能立竿見影地萎縮甚至消失的,筆者也是剛剛才知道腫瘤治療可以達到如此好的療效。如此輝煌的成績,除了醫院整體水平要達到一個高度,放療科團隊技術的精湛外,更重要的是醫生如何說服患者,讓患者放下恐懼和壓力全心全意的接受治療,然而,這並非是易事。擔任放射治療科主任的尹立傑更像是“女中豪傑”,她用她的“俠肝義膽”勸慰了無數逃避治療的患者,奪回了那些慢慢被吞噬的生命。面對筆者對成績的探討,尹立傑始終帶著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淡定與從容,她說:“醫學是愛的産物,面對生命重托,我們都深懷敬畏,在全力以赴給予患者技術救助之時,更應該聆聽患者,撫慰其心靈之痛。”是啊,醫學前行依賴著科學技術的進步,但更離不開人文精神的滋養。

“我不能放走任何一個有危險的患者”

     尹立傑與一位大娘討論病情時,我坐在一旁默默聽著,大娘是患者的家屬,由于患者第一次病理穿刺顯示炎症,與影像檢查腫瘤傾向的結果不同,尹立傑堅持要求患者再進行一次穿刺,絕不同意患者出院離開,並要求大娘將老伴兒叫過來親自向其解釋。大娘不一會就帶著慈眉善目的老伴兒回到了尹立傑的辦公室。“這患者精神狀態真好,心態也好。”見到患者時我不由得想著。“大爺,我不能放您走,穿刺也不是百分之百一次就會成功的……希望您能克服恐懼,咱們再來一次穿刺。”尹立傑用著最通俗易懂的語言,將病情詳細解釋給患者和家屬聽,堅持讓大爺接受第二次穿刺。後來,大爺很快確診了病竈並開始治療。其實,大爺全程都沒有猶豫過“尹大夫,都聽您的。”尹立傑說,每當這種時候,我內心的那份柔軟就會泛濫,與柔軟同時蔓延的還有堅定不移的責任,我會更加一絲不苟地對待每一處病竈。

     很多時候就是這樣,因爲患者對疾病了解的缺乏,對醫生心存疑慮,放棄了治療甚至失去生命。但因爲有了像尹立傑這樣不抛棄、不放棄,非常堅定的醫者,用他們專業的精神告誡、勸慰患者,與家屬共情,才使得許多生命重燃希望、得以平安。

給患者如家般的溫暖

     到放射治療科來的患者,大都是惡性腫瘤。患者精神壓力大,既恐懼又悲觀,身心承受著雙重的摧殘和折磨。尤其是近年來,年輕的患者越來越多,導致更多的家屬也在承受著沉重的精神壓力。所以,放射治療科投入的不僅僅是時間和技能,更多的是情感。

     “很多人都說我們這裏像個幼兒園。”尹立傑笑著說,病房沒有了曾經藍白風格的嚴肅,增添了許多象征吉祥的挂飾,花木蔥綠、花香缭繞、生機勃勃,已然像走進了“假病房”,但患者們都很喜歡。每逢佳節,醫生護士們都會走進病房,春節送餃子,中秋送月餅,端午就送粽子等,有時也會將吉祥的挂飾當作節日禮物。除此之外,還會到出院的患者家裏走訪,給患者更多的鼓勵。尹立傑表示,由于常年病痛折磨,比起常人,他們的內心更加脆弱,這就更需要大家的關愛。

     醫學是一門有溫度的學科。在尹立傑的帶領下,放射治療科處處流露出家的溫暖,他們的用心其實是爲了激發廣大患者戰勝病魔的信心。

理解患者與治療一樣重要

     在放射治療科治病的患者,其實都多患一種病,就是精神抑郁。尹立傑說,病人關心自己的病情,常常多問幾句或反複提出相同的問題,或講了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這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所以,醫生在認真治療的同時,還要耐心細致地和病人及家屬溝通,鼓勵他們樹立戰勝疾病的信心。多年來,科室與抗癌樂園聯合舉辦醫患聯歡會,醫護人員和患者自編自演,同時邀請接受過治療出院的患者前來交流,爲的就是能給在院患者更多精神上和生活態度上的鼓勵。醫患之間本該就是這樣:病人信任醫生的技術,醫生理解病人的痛苦。

     懸壺濟世仁爲首,救死扶傷德爲先。尹立傑不僅想著各種辦法鼓勵患者,還爲患者解決實際困難。“放射治療常常要持續到晚上十一、二點,一些外地路遠的患者回家就成了難題。調整治療時間有時非常困難,所以我們就將自己的工作時間提早,最早的時候沒到6點我們就開始工作了。”尹立傑說,疾病本就是一種折磨,不能再讓這些瑣碎的事情困擾了患者,醫生的能力雖有限,但一定會盡力而爲,把困難留給自己,把方便讓給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