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醫風采

首頁 > 暖醫風采

 一位醫生的兒子:選擇醫學 是最好的安排

     "指窮于爲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莊子

     有一名優秀的年輕人,他是醫生的兒子,在充滿選擇性的時代,他選擇和母親一樣從醫......

一位醫生的孩子

     2016高考塵埃落定,錄取工作也正在有序進行。與許多在電腦屏幕前徘徊不定,在各大招生說明會四處奔波的家庭不同,我們在高三下開始之前就已確定了專業,只是看分數夠哪所學校而已了。

許多人問起我要學什麽,得到答案後褒貶不一

     雖然最後出于禮節都給予了我尊重和支持,但我明白他們中有些仍然是不認可和不理解。他們的理由不外乎工作累,醫患關系緊張,學習時間長這幾個,我的姐姐甚至和我討論起了家庭和事業的一系列問題。但我覺得這些都是成爲任意一個行業佼佼者必須克服的問題。恰逢我被邀請去電台做節目,我覺得我有必要陳述一下我選擇醫學的理由。

首先我得感謝二十四中給了我得到醫學種子的機會

     每次期末考試,每班都會請各班家長職業聯盟中的一位家長到校介紹自己的職業,以向學生提供就業指導。高二下,我們班有幸請到了大連市中心醫院脊柱外科的許衛兵主任來我們班介紹醫學。就是這次講座,在我心裏埋下了學醫的種子。許主任做完講座之後問了我們一個問題:“請問咱們班級有多少人想學醫?”四只手舉了起來,其中包括他的女兒,我當時沒有舉手。他有些失望,或是無奈,說到:“有點少啊。我想請問,二十四中是大連最好的高中,如果社會的精英不學醫,那麽同學們請想想。將來你們的父母病了,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病了,孩子愛人病了,誰給治?”毫不誇張的說,我當時心靈受到了重擊,負罪感籠罩著我,我感覺我如果不學醫,我就是將來導致親友接受不到良好治療的原因。自那時起,學醫的種子就深深地埋進了我的心底,等待著發芽的時機。

次要的因素,來源于生病時的求醫經曆

     那是一次吃壞肚子的慘痛經曆,一向能忍的我選擇了妥協,第一次去醫院打點滴。接近半夜,我坐在急診的凳子上等著驗血結果,我從身邊的患者中發現,他們看向醫生的目光中有尊敬,有感激,甚至是渴盼。在那個時刻,醫生是能幫助他們擺脫痛苦的唯一的人。那一時刻,我覺得,醫生真的很偉大。

     說來有些奇怪,還有一個原因來源于哲學,或者說是科學定律。我學完化學“熵”的知識後才有了這一聯想。“熵”是表示一個體系混亂程度的意思,而一般情況下,熵增都是自發的。也就是說,萬物原本都是向混亂程度增大的方向發展的。而人如果不加幹預,自然會極快的向混亂的方向發展——死亡。而醫生,就是站在生死之間的,能夠調整混亂並放慢死亡腳步的一個逆天存在。他們強行推遲了自然規律,讓病人得以再享受一段生命的美好。如果想到這一點,誰又會對這樣一個“高大上”的逆天職業有所抵觸呢?

家庭影響可以說是讓我從醫的又一大因素

     我母親是大連市中心醫院心理門診和關愛病房的主任,但鑒于我母親將三個姐姐都引向了心理治療的方向,我對成爲一名心理咨詢師甚至醫生並不感冒。但在觀察到母親與病人以及家屬的交流後我發現醫療糾紛的産生絕對是小概率和難以理解的。母親和病人總是很融洽,我眼中並不忙得心力交瘁的母親下班經常帶著笑容,至少我認爲她的工作是幸福而崇高的。她也經常向我普及醫學常識,分享她在工作中的經曆和見聞。所以我並不像一些醫生子弟那樣因爲天天接觸忙碌的醫生生活而厭煩,或是因父母因陷入醫療糾紛而對醫學産生強烈的抵觸。

     在初中之後,我假期會去關愛病房做義工。在重患身邊的環境讓我更加體會到生命的珍貴,也讓我看到了醫療的真正意義。正如長眠在紐約東北部的撒拉納克湖畔的特魯多醫生的墓志銘所寫:“有時是治愈;常常是幫助;總是去安慰。”醫療工作中的失敗是常有且必然的,所以醫生的作用絕不僅是治療患者,更多的是去安慰病人及家屬,去幫助他們了解和接受病情,並鼓勵和協助他們面對和改善這一情況。所以真正的好醫生不會只擁有高超的醫術——那只是基礎。能夠很好地與病人及家屬交流和溝通,並能和其配合以達到最好的治療效果的醫生才是良醫。

範仲淹有雲:“不爲良相,就爲名醫。”

     可見古時懸壺濟世的醫生就已經是媲美宰相的職業了。這其實也解釋了我奶奶的爺爺立下的規矩:“每代人必須有一個學醫的。”由此看來,冥冥中自有天意,我選擇醫學,竟也暗暗完成了祖上的任務,看來學醫的確是對我來說最好的安排。

     當我在高三確定了學醫的心意時,寫下了一首詩表達了內心的激動:
 

     日月星光,灼灼其華。
     莘莘學子,報國爲家。
     懸壺濟世,逐利擇他。
     赤心墨迹,浪迹天涯。